我相信有外星人,因為我從大學到現在都被別人當做外星人,如果有人恰巧能訪問我以前的中小學同學,大概他們也會說我是外星人,等我開始工作,我以前的老闆也覺得我像外星人,要學一些工作上的事情猶如學會在無重力狀態下前進一樣吃力,我的口齒不清從小時候就有了,因為我把「卡通」說成「塔通」,結果就被我媽送去牙醫那邊「修剪」我的舌根,後來那個牙醫用一罐草莓果醬搞定我,導致我到國中的時候都一直相信牙齦發炎的時候只要聞聞草莓果醬的味道就會不痛了,糟糕的是,我每次聞都有效!等我老一點才曉得原來草莓果醬沒有這種療效。

說起發音不正確這事,那時會唸錯主要是因為我搞不清楚「卡」應該要怎麼發,後來我發現大家都覺得我講話速度很快、咬字又不清晰,我常常會說錯詞彙或者是「大舌頭」,這次我要給個別的解釋:並不是我咬字困難,舌頭構造異常,如果我想,我還是可以字正腔圓,為什麼說話會糊成一塊純粹是因為我覺得說中文的時候,每個字的頓點真是浪費力氣而且不必要,為什麼地球話不能用溜滑的感覺一口氣把想說的內容講完?英文也是這樣耶!所以看樣子糊成一塊的阿拉伯文可能是地球上最適合我的語言了,我口齒不清的原因純粹就是「懶惰」。

嗯...我講到哪裡去了,我發現在看到怪怪的事情時,自己也很像外星人。前幾天我實在很難睡,靠落地窗的位置讓我翻來覆去,我不斷聽到外頭的雨滴聲(明明關了落地窗)、樓上窸窸窣窣的怪聲,結果我超難睡,躺在另一邊的那位仁兄卻說他啥都沒聽到,於是昨天我們就換了位置睡。

等我舒舒服服地躺在新位置準備就寢時,閉上眼睛看到一個影像,但只是一閃而過,然後我就睡了,早上回想起來才覺得:「喔~那算是滿怪的。」但我看到的時候當場沒有什麼反應。

今天我講給朋友聽的時候,她就語帶誇張地說:「天啊!你常看到這種東西?很可怕耶!你怎麼會受得了這個?」她問我看到這影像有啥反應,而我的回答就是上一段說的:「沒反應。」我通常都把這個當成快睡覺前的徵兆或者是夢境,從來不會覺得哪裏可怕。

我看到的是一個無頭的女人穿著紅色低胸無袖晚禮服坐在落地窗口,其實那邊沒椅子,但她就是坐著,她的皮膚白皙到很像吸血鬼,她把自己的黑短髮腦袋瓜放在右手掌心,然後一邊露出血盆大口對我微笑,露出兩顆小小的獠牙,也許上面真的有沾血之類的,接著她就消失了。嗯,回想起來是很詭異,現在是阿飄月,哪來的洋鬼子啊?所以我怎樣都想不透這是啥,反正我也不會驅鬼或做法,所以就算看到這種東西,我的反應就只是讓它在那邊播放,等著它自行消失,我看到的影像是有點模糊、像拍電影那樣的,當然會覺得那是夢。

今天回家的時候照例去看《靈媒緝兇》的影集,這影集好看是好看,但是為了好看,編劇把女主角寫的有點兩光,要找到兇手通常都得做幾天的夢才會找到,我所知道的靈媒沒那麼遜,所以當故事一開始,演鬼魂的人說女主角是祂所能找到最好的傳訊者,我心裡就有一個OS無情地冒出來了:「會嗎?」不花好幾天才夢到兇手,編劇就很難拖戲了。

不過看影集的時候我忽然想到一個可能性:既然我已經看了好幾集,那我看到的吸血鬼有可能是這些編劇的潛意識創造的一個帶有恐怖性質的能量體,或是他們的靈魂潛意識接收來自這個不是由他們創造的能量體送來的靈感來寫這個故事,那我看到的有可能只是一個集體意識的具象化象徵罷了,難怪她是個洋鬼子啊!我果然是外星人,會想到這種結論。

同樣,我不是第一個這麼解釋的人。賽斯有天告訴Jane Roberts,Jane在海邊看到一對夫妻,賽斯說這對夫妻並不存在在這個時空,只是Jane對自己夫妻關係的影射具象化,Jane會注意到這對夫妻並非偶然,因此我們偶爾看到的「阿飄」說不定是自我能量的投射,不是真的沾到什麼不乾淨的東西。

希臘醫生藍寧仕有個親戚想要去某個著名的鬼屋挖寶藏,人人都說那裏的寶藏有鬼魂守護,所以至今沒人挖到寶,親戚怯生生地跑去問小有研究的藍寧仕應該怎麼辦,藍寧仕回答:「你可以試看看跟祂說話,如果祂的回答是重複的句子,那就不是鬼,只是垃圾。」

等親戚挖寶回來之後,藍寧仕問他進行得如何,那位親戚說,他真的遇見了一位兇惡的羅馬士兵,不斷地大吼著:「我要殺了你!」儘管他嚇得直哆嗦,依然鼓起勇氣問那位士兵為何在此,那位士兵卻重複地揮劍大吼著:「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藍寧仕解釋,有些人離開人間會把比較低頻率的能量留在地球上,這股能量就像垃圾一樣只會不斷重複同樣的情緒或行為,經過一段時間就會被自然分解掉,因為低頻率的能量無法移動到較高振動的次元,靈魂無法攜帶這麼沉重的東西到更好的世界去,我想,這大概是所謂的「三魂七魄」,有的人去收個驚就會回神了。

即使是活人,也有可能讓自己散發的強烈情緒滯留在特定空間,讓人以為真的有鬼,藍寧仕有次去個會議廳演講,覺得那邊怪怪的,但是那邊並沒有發生什麼命案或是鬼魂出沒,原來會議廳的主人多年前曾被挾持,他驚恐的情緒因而滯留在會議廳,於是藍寧仕便使用音叉清理這股能量,那股詭異的感覺隨之消失無蹤。

然而,也還是有些阿飄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就到處遊蕩,祂們認為自己是人類,於是想利用比較脆弱的人去完成自己的心願,這就是所謂的附身,我後來覺得中國人尊敬祖先的立意良善,但這樣有沒有可能讓祖先反而滯留人間、停止學習的旅程呢?中元節的普渡讓好兄弟有吃有喝,但祂們畢竟不是人類,可以過著不需要人類飲食的生活,這麼做也許只會讓阿飄們眷戀人間的好處,繼續享福,難怪傳統的基督教信仰反對祭拜,因為這樣會讓阿飄們忘記自己該做的事情。

所以,在阿飄月期間不需要這麼害怕,如果遇到阿飄的話,可以問問祂們想要什麼,說不定你只是自己嚇自己而已。

 

文章出處:世界逃亡的瞬間 / 爪子

創作者介紹

泰國TMC國際認證按摩學校台灣分校~國際講師-賴新雅

taiwanp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