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個北京的清晨,只不過春天快來了,窗外的樹梢都看得見有些枝芽在往外冒。

向東同樣起了個大早,坐在餐桌前看著手上的筆記,這是圖特說的一段話:

當我們活生生的真我開始躲藏——因為要討好父母以獲得存活— 一個虛假的、共依存的自我就出現了,因此我們就失去對真我的覺知,渾然忘卻它的存在。我們和自己是誰的真相失去了連繫,逐漸地,我們開始認為自己就是那個虛假的自我,因此習慣和上癮就開始了。

向東手上拿了根菸,一直沒點,因為圖特說:「我們的上癮症,也多半來自幼時的需求被拒而引起的創傷。你不想去面對那個隱隱約約、時不時發作一下的痛,所以用上癮行為來逃避那種『感覺』。」

向東前年生了病,醫生要她戒菸、少吃肉。少吃肉向東做到了,可是戒菸真的不容易,她最多只能做到少抽。向東閉上眼睛,搜索著自己身體內在想要抽菸的衝動到底是從何而來。她隱約覺察到心口有一塊地方非常沉悶,她很不想面對它,因此,抽根菸似乎是個解決之道。

但是,畢竟現在向東的意識層次提高了,她並沒有強迫自己戒菸,只是好奇地把自己當成實驗對象在研究:是否能夠有覺知地抽菸,或者,可以用覺知來替換菸癮?

「如果我胸口的這個沉悶會說話,它要告訴我什麼?」向東好奇地等待著答案。接著在靜默中,居然升起一個憤怒的聲音:「你竟敢瞧不起我?」

 向東驚訝地觀察到,這個聲音一升起,立刻帶動了胸口的陣陣漣漪,一股負面的能量向四周散去,向東的手腳立刻有些麻麻的感覺,渾身上下極度不舒服。

這就是她生命的基調吧?雖然從小到大一帆風順,美麗能幹,學經歷又好,但是向東始終都像一隻隨時戒備的刺蝟,只要有人挑戰她說的話,或是損及她的面子或利益,她的防衛層就會全面戒備、全副武裝。

「對事不對人」始終是向東在大公司裡面最學不好的功課。只要公司其他主管在談話中,不經意地評論人事部的工作績效或人員等,向東就會進入全面警戒狀態,讓別人不敢越雷池一步。

向東都可以想像自己在面對這類事情的時候,她的防衛機制紅燈、警鈴同時大作,全身每一個細胞都進入防衛、甚至攻擊狀態的盛況:「危險!危險!敵人!敵人!」

為什麼向東會把別人的行為都解釋成「瞧不起她」,而且覺得都是針對她個人而來的呢?為什麼向東那麼怕別人瞧不起她?連向東自己都感到困惑。她從小並沒有被別人瞧不起過,媽媽早逝,爸爸帶著姊姊和向東過生活,一直也沒有再娶,所以向東雖然打從心裡不喜歡暴躁粗俗的父親,但是對於他終身不再娶的行為還是很感激的。

那麼在生命中,是誰讓向東覺得最被瞧不起呢?當然是那個該死的王宏。

向東把生命中最寶貴的五年,都花在這個男人身上。王宏對向東雖然寵愛有加、無微不至,也能忍受向東時不時發作的火爆脾氣,但是,他在兩人交往還不到三年的時候就開始劈腿,另結新歡。最惡劣的是,他存心欺瞞向東,還是希望維繫跟向東的戀情。

這怎麼可能!你以為我是誰啊?這麼被你作踐?」向東一想起這件事,手還是氣得發抖,胸口就更沉重、更悶了。她習慣性地抓起了菸要點火,突然想到圖特的叮嚀:「回去要試試自我安撫的方法哦!」

向東愣了半晌,放下菸,拿起自己的筆記。

自我安撫的步驟 

1.看到自己的不舒服接受自己的不舒服與外在刺激(人、事、物)無關的這個事實,而試著去看見:這是你內在一個多年的舊傷被觸動了。

向東顯然已經看到她的不舒服了,但是她認為這個不舒服是那個男人引起的。現在她要做的就是:了解事過境遷了,那個男人早已淡出她的生活,她之所以還會這麼生氣,是一個多年的舊傷被觸動了。向東的好奇心又升起,想看看究竟是什麼舊傷在作祟。以前這個不舒服的感覺一出現,向東就用各種手段來逃避、壓抑、轉移,這次,她決定試著面對。

2.自我對話告訴自己,這個不舒服的經驗是一條讓你更加了解自己的必經之路。它沒有對錯,不需要你去抗拒或否認。它出現的目的是要幫助你成長,讓你知道自己真正是誰,而不是來找碴的。

向東為自己加油打氣:「試試看,也許你會發現自己意想不到的祕密呢!」

3.慈悲地觀照自己覺察自己身體哪個部位有緊繃或不舒服的感覺,把呼吸輕柔而慈悲地帶到那裡,輕輕地安撫它。

向東把呼吸輕輕地帶到自己胸口的正中央,和那份不舒服的感受在一起。閉著眼睛,慢慢放鬆自己的呼吸,向東有生以來第一次靜靜地觀照這個不舒服,而不採取任何行動。 

 4.與不舒服的感覺和平共處透過你的自我安撫,把你那個不舒服的感受全部包容在自己的身體裡,不去批判或壓抑。這個時候,你可以呼求不同的更高力量來幫助你——更高力量可以是一個神祇,或是你內在的至善力量——讓這個最高力量把光帶進來,擁抱著你不舒服的那個部位,像抱著一個受傷的脆弱小孩一樣。溫柔而慈悲地……

向東此時覺得那個不舒服的感覺還是揮之不去,於是就開始按照圖特的指示,呼求光和愛的最高力量來。她不斷想著:「光和愛,請你們來到我身上幫助我。」帶著這份意念,她把自己的不舒服想像成一個頑皮的孩子。此刻她突然感覺到,好像真的有源源不絕的光和愛進來,讓她能夠充滿愛心地對待這個調皮的小孩。

向東閉目靜坐。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在一種新鮮奇妙的感受中張開眼睛,覺得眼前的世界好像都塗上了更鮮豔的色彩,整個人覺得好輕鬆、好自在。如果剛剛她選擇抽菸的話,絕對不會有現在這樣的感受!

 

 

2009042110080034.jpg 

本文作者/張德芬

摘自<活出全新的自己>

由方智出版社發行

 

轉載作者:普曼 轉載自 心光網 - http://www.lightweb.com.tw

文章網址:http://www.lightweb.com.tw/articles3/96/589.html

taiwanp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