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標題:與神合而為一的體驗

轉載作者:普曼 轉載自 心光網 - http://www.lightweb.com.tw

文章網址:http://www.lightweb.com.tw/articles9/100/1289.html

在他人的心靈傳記當中所出現的這一刻----靈魂脫離時空,與無極融為一體的時刻----經常使身為讀者及追求者的我灰心喪氣。從佛陀到聖泰瑞莎、蘇菲神袐論者、我的導師----數世紀來,這些偉大的靈魂嘗試以許多文字表達與神合而為一的感受。可是他們的敘述始終無法讓我心服口服。你經常發現令人惱火的形容詞「難以形容」被拿來描述其過程。但即使最擅於表達宗教體驗的記錄者----例如魯米,他敘述自己放棄一切努力、把自己和神的衣袖拴在一起;或哈菲茲,他說他和神就像兩名胖子住在一艘小船上----「我們彼此撞來撞去,嚷嚷笑笑」----甚至這些詩人亦把我丟在身後。我不想讀;我想去感覺。敬愛的印度導師拉曼納瑪哈西大師(Sri Ramana Maharshi)經常和自己的學生們談論超凡經驗,結尾時總是指示他們:「現在,去搞清楚吧。」

 

因此現在我搞清楚了。我不想說這天週四下午在印度體驗到「難以形容」的經歷,儘管的確如此。讓我試著說明。簡而言之,我穿越時空裂洞,在激流中,突然完全了解宇宙的運行。我離開自己的身體,離開房間,離開地球,邁過時間,走入太虛。我身處太虛,但我也是太虛,並注視著太虛。太虛是無限平靜、無窮智慧的地方。太虛清醒而明智。太虛是神,也就是說我在神裡頭。並非以實體方式----不像是小莉.吉兒伯特 嵌在神的一塊大腿肌肉當中。我只是屬於神。除了身為神之外。我是一小片宇宙,也是和宇宙同大的東西。(「人人知道水滴匯入海洋,卻鮮少人知道海洋匯入水滴。」印度聖迦比爾(Kabir)寫道----我親身證實,他沒說錯。)

 

這不是幻覺,而是最根本的過程。是天堂,沒錯。是我體驗過最深刻的愛,超越自己從前的想像,卻不是快感。不是興奮感。留在我頭的自我或熱情,不足以產生快感或興奮感。只是顯而易見。就好似你注視那種光學幻象的圖像好一陣子,使勁破解把戲,你的認知突然轉換----現在看得清楚了!----兩個花瓶竟是兩張臉。一旦看穿光學幻象,就永遠不可能看不見。

 

「所以這就是神囉,」我心想:「恭喜認識你。」

 

我站立的地方不能說是凡間。不暗也不亮,不大也不小。也不是一個地方。嚴格來說,我也不是站在那兒,我也不再是「我」。我仍有自己的思維,卻是謙卑、安靜、觀察性的思維。我不僅感覺到堅定的慈悲,與萬事萬物合而為一,奇怪的是,我也在想,人怎麼能感受到這樣的感覺。我還略微陶醉於關於我是什麼人、那一種人的昔日想法。「我是女人、我是美國人,我愛講話,我是作家」------這一切可愛而陳舊的感覺。請想像自己被塞進一個身分的小盒子裡,卻反而體驗到自己的無限。

 

我納悶地想:「我為何一輩子追求快樂,卻不曉得極樂一直在這裡?」

 

我不清楚自己在這萬物合一的氛圍中漂浮多久,而後突然出現急迫的想法:「我想永遠抓住這種經驗!」這時,我開始跌了出去。只是兩個小小的字----「我想!」----就使我慢慢滑回地球。而後我的腦袋開始鄭重抗議----「不!我不想離開這裡!」----於是滑得更遠。

 

我想!

 

我不想!

 

我想!

 

我不想!

 

這個絕望的想法每重複一次,我就感覺自己穿越一層層幻象掉落一去,好比喜劇動作片主角從屋頂掉下來的時候砸進十幾個帆布篷上一般。我跌回徒勞的渴望,再次回到自己小小的邊界,封閉的凡間,有限的漫畫世界。我看著自己像一張拍立得照片顯像般地回到凡俗,一個瞬間、一個瞬間清晰起來----臉出現了,嘴角紋路出現了,眉毛出現了----好,顯像完成:照片裡是正正常常的故我。我感到一陣恐慌,失去此種神聖體驗,讓我有些傷心。然而恐慌的同時,卻也感受到一個目擊者,一個更明智、更老練的我,只是搖頭微笑,心中明白:倘若我認為此種幸福狀態可從我身上奪去,那麼我對它顯然還不了解。因此,我還未完整居住其中。我得多做練習。在了解了這一點瞬間,神放了我走,讓從的指縫滑下去,給我最後這則慈悲、靜默的信息:

 

只要妳完全了解自己始終在這裡,就回這裡來吧。

 2011011019440029.jpg

本文作者 / 伊莉莎白.吉兒伯特(Elizabeth Gilbert)

摘自<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

由 馬可孛羅 發行

轉載聲明:本文轉載遵守 http://www.lightweb.com.tw/cc.html 之規定。

創作者介紹

泰國TMC國際認證按摩學校台灣分校~國際講師-賴新雅

taiwanp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