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2日  第一次的拙火啟動儀式

指導者:黃蓉老師

 

4698_20090508060518_MDE=.png

 

 

 

  今天做拜日式時,感覺自己的丹田很無力,透過Kapalabhati pranayama吐出來的氣息很綿細微弱。

  拜月式第二次(左側)時,在Bhramari pranayama的吐氣嗡音中感到左半邊身體裡有一陣陣的心酸。

  脈輪對應體位一開始(第一脈輪)時,我落淚了,走到第二、三脈輪時,也還在落淚......

  終於做完了七脈輪對應體位法、呼吸法和音根唱誦,我盤坐下來跟著老師唱七脈輪的咒語,唱到第三回合,我開始慟哭,接著在倒數第二個咒語中,我的拙火醒了。

 

  拙火醒來的感覺圍繞在下腹周圍一整圈的區域,有種小火球爆炸,擴散開來的感覺,雖說是爆炸,卻又覺得溫和,像是套上了消音氣的射擊,或是用歌劇做配樂加上慢動作處理的爆破場面,暖暖的,快速的ㄧ瞬間噴發開來,帶著似棉花糖般的毛邊,感受清楚明顯,卻不銳利。

  然後,我的身體開始左右搖晃,再來是後、右、左、前的繞圓晃動,由第一脈輪起始向上以放射圓柱狀擴散開來,這時的我還在啜泣,哭到想吐,後來身子又轉變成前後搖晃......

  在老師的指噵中,我試著放鬆,想讓能量與情緒通過並釋放,卻發現每一次吐氣時心輪左側都有一片緊繃壓抑,一直想大哭的情緒翻湧上來,但是喉頭仍往內緊縮壓抑,上腹部也在壓抑、緊縮,不曉得是受到了什麼制約?身體似乎在說著:"不能哭!不能哭!",於是我開始乾嘔......

 

  身體一邊經歷這些過程,內在一邊浮現出畫面: 

  哭得最痛的那些片刻,我內在浮現出一片沙漠,左側的天空有一片黑鴉鴉的烏雲飄過來,是陰天,好像快下雨,有溼氣,凝重的感覺,不遠的前方有座金字塔,雖然看似不遠,但在這畫面中我卻覺得那金字塔好遙遠,似乎永遠到不了的感覺,我望著它,動也不想動,好像已經很累了,好像在這片沙漠中行進很久了,這片沙漠好大好大,但是只有我一個人,加上一片陰天,很孤獨的氛圍,我的孤獨感就像這畫面,詭異的是,我從這畫面中看著自己的背影和眼前陰鬱的沙漠,我的背影是個男性,像是個騎士、流浪者......似乎從原本的某個商隊中脫離落單了,無力又孤獨......

 

  這是看到前世?還是內心深處的寫照?

 

  (後記:在我紀錄著這篇文章的此刻,我發現到這畫面是個預言,六月份的這場拙火啟動儀式讓我看見了兩個月後,八月底這段時間的我將經歷什麼,那個貌似男性的背影其實是剪了短髮後的我,四處尋屋,居無定所的流浪處境,以及必須單獨面對這世界,遙望著前方里程碑的茫然感,通通呈現在這個畫面中,而那時的我甚至不知道該在當時的困境中做出什麼決定,直到現在回顧起來才恍然大悟,是拙火上升開啟了我的第三眼,讓我早預見了這個未來的抉擇,是願意離開原本所依附的人事物,單獨前行......)

 

 

  

post-332432-1153017577.jpg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拙火覺醒的前後那段時間裡,我彷彿看見自己的雙腿變成一條深紫色的蟒蛇,蟠踞在一片黑暗中,所以正確來說,我所看到的顏色是"深紫色",黃蓉老師說看到什麼顏色是很重要的,因為顏色代表著一種能量頻率......,那條肥滋滋的蟒蛇雖處在黑暗中,紫色的身軀卻放出光澤,像油亮的皮革,牠沉穩舒適卻仍帶著警覺地蜷曲在那兒。

 

 

 

200962416313714108.jpg

 

 

  在最後喚醒拙火的靜坐中,我聽著老師唱嗡音的時候,覺得尾椎一直跟地面有個距離,好像不能安坐在自己的基底輪(第一脈輪),總要提醒自己有意識的放鬆才能沉坐下去,一旦沉坐住了,內心就感到安穩與靜定。

  後來,老師告訴我這可能是因為拙火覺醒上升時需擴張第一脈輪,所以會有尾椎無法著地的感覺。

 

補充筆記:

 

  (1)拙火要練"淨化"、"平衡"、"飽足",三者缺一不可

  (2)當拙火覺醒上升時,通常會先清理心輪的負面阻塞能量,所以會有上述中的情緒反應。

 

本文引用自jingyuan - 啟動拙火覺醒儀式

創作者介紹

泰國TMC國際認證按摩學校台灣分校~國際講師-賴新雅

taiwanp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