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0431278.jpg  莎若忘了我在威兒出生時說的話,或許她太沈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根本沒聽到。當天晚上,她對這個新生命的感受更深:

威兒出生那一晚的回憶,是我這一生永難忘懷的。夜半時分,我睡得很沈,護士小姐走進來溫柔地喚醒我:「努蘭太太,妳的寶寶在找妳。」她幫我開燈,扶我坐起,倒杯水給我喝,然後就出去抱那可愛的小傢伙進來。她們已經幫寶寶洗過澡,渾身香噴噴的。我還沒有看過威兒穿衣服的樣子呢。他的金髮有點紅紅的,皮膚是滑嫩的乳白色。

護士把這個乾淨、漂亮的小寶寶放在我懷裡,我覺得胸口滿溢著母愛—這種發自肺腑的愛,是我以前未曾感受過的。

人類的生產可說比其他所有的動物都要困難。由於女人骨盆的結構,胎兒在進入產道之前,臉朝著母親的側腹,但是進入之後,胎頭就旋轉九十度,臉變成朝下。在胎頭離開產道後,為了要生下肩膀,胎兒的臉又轉回原來的側面,使胎兒肩膀的左右手變成上下的位置。接著靠近母親腹部的肩膀(前肩)先行娩出,靠近母親背部的後肩再行娩出,如此肩膀和雙手便完全生出。接下來,胎兒的腹部及雙腳由於體積較小,可迅速從母體出來,僅留存臍帶的一頭及胎盤。

英國詩人但恩(John Donne)說,沒有人是座孤島。沒錯,特別是在新生命誕生的時刻,由於這個嗷嗷待哺的嬰兒需要母親,人與人之間的繫絆更加緊密。孩子先是來到家庭,接著成為社會、文明的一部分。或許這個模式開始得更早,就從人類文化發展時蘊育的同情和相依為命開始;也許,始自兩個細胞結合的那一刻。就人的生理而言,從分子至細胞、組織、器官,進而組合成你我的肉身,乃至整個人類社會,都是環環相扣的。人,的確不是孤島。

 2010032516110044.jpg  

 

本文作者 / 許爾文.努蘭(Sherwin B. Nuland)

 本文摘自<生命的臉>
 由 時報出版社發行

 

 

 

 

 

 

轉載作者:普曼 轉載自 心光網 - http://www.lightweb.com.tw
文章網址:http://www.lightweb.com.tw/articles3/96/1182.html
轉載聲明:本文轉載遵守 http://www.lightweb.com.tw/cc.html 之規定。

taiwanp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