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看國豪:被放棄的孩子

 
更新日期:2010/08/26 15:27 記者彭宣雅/台北報導

台中角頭翁奇楠槍擊命案槍手廖國豪,一句「都是台灣教育害了我」,引發討論。長期關懷弱勢學生的總統府資政李家同表示,廖國豪來自一個不完整的家庭,家庭教育的功能不佳,政府、學校、老師就更應負起品德教育的責任,讓他在校園裡獲得認同與自信;大人們若僅是兩手一攤,就放棄學業低成就的孩子,未來就會造成更大的社會問題。

李家同說,對於身心障礙的學生,目前學校都有特殊的老師、設備、環境協助孩子就學;但對於廖國豪這種高風險家庭的孩子,何以政府無法營造特別環境、提供特殊的老師可協助?這是整個政府、社會、學校的責任。

以廖國豪為例,他的家庭根本完全失能,不僅沒有父母,家庭成員還有黑道背景,這樣的孩子可能早把所有的心思、期望都投注在學校同學和師長身上。

李家同認為,這時老師就是父母,要肩負起爸媽的責任,默默的給孩子心理支持,給他愛與關懷,若老師一味的忽略他、冷落他、甚至放棄他,將孩子邊緣化,一旦孩子交了壞朋友,在同儕間、幫派間獲得肯定、得到自信,就容易一步一步錯下去,造成社會問題。

李家同說,老師的功能,不在於把每個學生都送進建中、北一女,而在於把每個孩子都變成社會上有用的人。他自己的學生,有當教授的、有知名仕紳,也有水泥匠,大家成就有所不同,但每個人都在社會崗位上盡自己的心力,這就是當老師最大的成就

因此,對於所有來自弱勢的家庭、高風險的家庭的孩子,老師應該特別付出愛與關懷。李家同認為,台灣社會僅重視學業高成就的孩子,但事實上對於這些特殊學生,應該給予特別輔導,讓他們的功課達到一定水準,「不能讓他成績差得不得了,內心產生嚴重自卑感」。

李家同說,每一個人都應該獲得尊重、鼓勵,但明明知道孩子沒有父母,沒有家庭支持,卻吝嗇給予多一點關心,最後孩子鑄成大錯,整個政府、社會責無旁貸。

-------------------------------------------------------------------

Brian 的一點想法:

以上這篇真的很令人感慨...

事實上,昨天看到廖出面投案的報導,就不由得一股心酸...

今天看到YAHOO的時事投票,有42%的人並不認同廖說的「教育害了我,老師放棄我」才讓他走上不歸路。固然個人行為必須自己負責,但教育機制的不完善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儘管台灣的社會經濟高度發展,整體水準已經算是已開發國家,但教育這環仍是不合格。不相信的話可以看周遭:以培養競爭力的主流思維依然強調學歷至上、各種補習班依然蓬勃發展,從國小到高中無一倖免、有能力的家長們依舊將孩子送出國作為優先選項。這已經非常清楚的顯示我們的教育是有問題的

別的不講,我本人對廖所說的「教育害了我」有極深的感受,因為我國中、高中都是在所謂的放牛班渡過,從小到大,從來不是被期待能有任何成就的人。簡言之,我一度也是現行體制下的受害者。

不過,或許我比較幸運,除了體制外,有支持我自由發展的父母、以及重視啟發、保持新觀念的老師(對,這種老師那時只能帶放牛班),讓我不致淪陷太深。

也因為這樣,我不盡會想:如果廖國豪成長的過程中,有某個環節給予多一些支持,結果是否會有所不同?如果我的成長過程中少了某些支持和關注,有沒有可能我也犯下這樣的罪行

如果我們繼續認為,那只是他個人的責任,那這樣的悲劇必然會繼續層出不窮,只能祈禱不要發生在我們熟識的親友身上。因為,當排斥和分離感產生,對立就會發生,而衍生出衝突。

然而,如果我們能開始認知到,我們也有共同的責任,那改變就會發生。

正氣凜然的評斷他人很容易,但虛心承認共同責任更需要真正的勇氣

諒解一個人的行為並不代表認同他。但是,讓心柔軟一點,帶著理解去體察背後的問題,才有機會化解。因為這些事其實都有可能發生在我們身上,只是我們可能比較幸運、或者意志力比較堅定,而沒有走到極端

創作者介紹

泰國TMC國際認證按摩學校台灣分校~國際講師-賴新雅

taiwanp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