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1019090021.jpg 我的父親沒有任何宗教信仰,而且脾氣暴躁,他時而流露出對姥姥的反感情緒,尤其對於姥姥的喜愛佈施更是反感。

 

我兩歲時,弟弟出生了,可是姥姥仍然把許多精力和關照用在我身上,這更使父親惱火,因為他有著頑固的重男輕女意識。

 

在我三歲那一年,發生了一件事,這件事對我的一生產生了深刻的影響,同時也似乎是一種預兆。

 

有一天,擔任播音員的母親回到家裡,帶回了一大包紅糖。在六十年代初的中國,經濟尚處於非常困難的時期,幾乎所有的生活用品都得靠分配,一包紅糖在那個時代,算是奢侈品了。母親因為工作出色,才得到了這種獎勵。

 

姥姥默默地把這包紅糖分成許多份,分送給鄰居們,只剩下一小包留在家裡。

 

我父親回來後,發現了那只剩一小包的紅糖,他發怒了,但又不好直接對姥姥發脾氣,便抬起穿著大皮靴的腳,直直地衝我踢過來……

 

那雙大皮靴是中國人民志願軍時的戰利品,是美國軍人的軍用品,很結實沉重,穿在人高馬大的父親腳上,像兩艘小船。大皮靴踢在我的後腰上,我一下子就「飛」了出去,然後便倒在地上不呼吸了。

 

母親大叫一聲:「孩子死了!」便哭起來……

 

我的身體雖躺在地上,但在主觀認知上,我卻真的飛起來了!先是飛過家門口的樹,然後飛過房子,飛上天空。這時有一片像棉被一樣的雲彩托著我,把我帶到了一個老奶奶面前。這位老奶奶穿著古代人的服裝,手裡托著一個瓶子,面容慈祥美麗,說話的聲音非常柔和,她對我說:「妳長大了帶個空瓶子再來我這裡上學……」說完便不見了。

 

剎那間,我只覺天旋地轉,喉嚨涼涼的,耳邊似乎傳來姥姥和爸爸媽媽的呼喚聲,我睜開眼睛,發覺自己躺在姥姥的懷抱裡,看見了母親和父親焦急的面孔。

 

原來,我「死」了以後,姥姥用咒語救我,還用挖耳勺餵了一勺硃砂給我喝下去,折騰了一個多小時,我又活了。

 

「活」過來以後,我一直發呆,不哭也不鬧,心裡就只記得要去找老奶奶上學這件事,三天後,我不知從哪裡撿到一個被丟棄的墨水瓶,便拿著這個墨水瓶走出了家門……

 

那時,我家住農學院宿舍,院子裡有不少水井,有的水井沒有蓋子,小孩子掉下去很難救得上來。我的走失使整個農學院都忙起來了,人們先是一口水井一口水井地找,沒發現我,然後報告公安部門,公安人員很盡責,問了許多人,終於問到一位開小賣部的老人,老人說看見一個小孩子手裡拿著一個墨水瓶往北邊走了,說是要「找奶奶去上學」。於是大人們就轉頭往北邊找,終於在一個舊房子的門洞裡發現了我,當時我因為墨水瓶被別的小孩搶去,沒法去找奶奶上學了,就坐在大門洞裡睡起覺來。

 

母親對我的離家出走非常傷感和擔憂,她對姥姥說:「這麼小就知道往外跑,長大怎麼管得住啊!」

 

姥姥卻說:「這個孩子一般人管不了她,得讓天管著。她早晚會離開家,全世界跑……」

 

我對那次出走事件的記憶,除了父親的大皮靴之外,最深刻的就是在天上飛以及手拿瓶子的古裝老奶奶。

 

我感覺那時我的年歲很大,可是父親、母親和姥姥卻異口同聲證明:那一年我只有三歲。

 

 

 

 

2010091018080001.jpg本文作者:源淼

本文摘自:<輪迴轉世之約>由 春光出版

 

 

 

 

 

 

文章標題:瀕死經驗中,喜見淨瓶觀世音

轉載作者:普曼 轉載自 心光網 - http://www.lightweb.com.tw

文章網址:http://www.lightweb.com.tw/articles2/98/1222.html

轉載聲明:本文轉載遵守 http://www.lightweb.com.tw/cc.html 之規定。

創作者介紹

泰國TMC國際認證按摩學校台灣分校~國際講師-賴新雅

taiwanp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